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名人名言

对股市的别理异见

2018-08-02 09:57编辑:wvpainclinic.com人气:


舆情牛股

消息股汇总:7月3日盘前提示汉鼎股份大涨9.03%

Level2行情

沪深Level2十档行情 掌握主力动向

手机炒股

涨停尖兵:高频监控盘中涨停股

  □胡飞雪

  杜诗的柏树,已不是植物学意义上的柏树了,乃诗圣创造的一个意象,焉能用自然科学标尺来度量其高宽?而股市里的数据,在许多场合更是特定的人操控的产物。对此,也只能透过数据的外表变化看懂其内里,需以别理异见、另类思维来理解。

  诗有别材,不可以常理度量其长短,诗是艺术,不可以科学评价其优劣,然而,偏偏有人喜欢以常理度量其长短,以科学评价其优劣。杜甫名篇《古柏行》,先描画孔明庙前参天柏树,后咏赞刘备、诸葛亮千古未有之黄金搭档君臣际会,最后“卒章显其志”,抒发其“志士幽人莫怨嗟,古来材大难为用”之浩叹。可是,不少论者却抛开杜诗本旨,在细微枝节上大做文章,如对诗中“双皮溜雨四十围,黛色参天二千尺”,宋代大科学家沈括认为,“四十围乃是径七尺,无乃太细长乎?此亦文章病也。”(《梦溪笔谈》)反方也是摆出一副科学家架势,黄朝英反驳道:“存中(沈括)性机警,善九章算术,独以此为误,何也?古制以围三径一,四十围即百二十尺。围有百二十尺,即径四十尺矣,安得云七尺也?若以人两手大指相合为一围,则是一小尺,即径一丈三尺三寸,又安得云七尺也?武侯庙柏,当从古制为定,则径四十围,其长二千尺宜矣,岂得以太细长讥之乎?”(《苕溪渔隐丛话》前集卷八)外行论诗,说外行话,即使内行论诗,也有说外行话的。杜牧《江南春[微博]》有一佳句,“千里莺啼绿映红”,杨慎却横加指责:千里莺啼,谁人听得?千里绿映红,谁人见得?他认为“千里”应改为“十里”。杨慎此说,破绽太过明显,所以何文焕说:“即作十里,亦未必尽听得着看得见。”还有论者据杜甫《逼侧行赠毕曜》“速宜相就饮一斗,恰有三百青铜钱”,穿凿附会以推算唐时酒价,也叫人笑掉牙。

  诗,其长在造象创意,抒情言志,归纳概括,诗当然看重真实,但却不拘泥凝滞于具体真实。谈诗论诗,若死扣字眼,强求坐实,难免会对诗作及诗人产生“谬误的判断和隔膜的揶揄”(鲁迅《诗歌之敌》),所谓“考据家不足以论诗”,正是这个道理。

  股有别理,也不可以常理度量股价高低,也不可以所谓科学逻辑(如价值投资理念)评价股票内在价值。何以股有别理也?概而言之,缘由主要有二:缘由之一在于上市公司向市场提供的数据。大体而言,通常存在三种情况:一是戴假发,没有盈利或盈利少,却声称有盈利,有很多盈利;二是剃光头,有盈利或盈利很多,可却绞尽脑汁隐瞒真情,谎报没有盈利或说盈利很少;三是好坏混合,酒中掺水,水中掺酒。比如某国企老总酒后曾言:搞国企,既不能弄得太糟(把账做得太糟),也不能弄得太好(把账做得太好),弄得太糟,上级那里不好交代,也容易招致舆论拍砖,弄得太好,又容易让人眼红,被人夺了职位。上市公司提供报出的数字数据戴假发,多是为了融资圈钱,剃光头多是为了配合二级市场主力机构操控股价,这又分两种情形,或以报告业绩亏损便于主力机构打压股价,在股价低位吃货建仓,或便于向上拉升股价——后一种情况可能有点令人难以理解,但细想诗论家们所说的“无理而妙”、“反常合道”,也就不难明白,主力机构拉升股价,散户一看公司亏损,就没了追涨兴趣,而无人趁势追涨,则正中这些主力机构下怀。要知道,在股价主升浪中,散户若是趁势追涨,对主力机构来说,无异于乘机抢筹抢钱、免费搭车。

  股谚云:底部无利好,顶部无利空。不过,A股市场主力机构不会机械教条、生搬硬套,不会拘泥于股市格言,其操盘风格也有不同。在拉升过程中,有的主力机构会让上市公司制造、虚构、释放提供利空,而有的主力机构则相反,让上市公司制造、虚构、释放提供利好,后一种主力机构的动机也很有意思,要引诱其他散小投资人加入到由他们主导、操控的推高股价的过程中。这可能是由于他们资金有限。

(来源:pk10计划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wvpainclinic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